博客日记

【医展身手】罗伟忠宜动宜静以诚待病患赢口碑

【医展身手】罗伟忠宜动宜静以诚待病患赢口碑(新山讯)懂得摄影又是乒乓冠军手的血液肿瘤内科医生罗伟忠,每天面对癌症病人在生命线上挣扎,但他并没有冷漠无情,他很注重在治疗过程中怎样让病患减低压力及痛苦,使生命获得延长。“肿瘤科医生不只要照顾病患的身体,还要照顾病患的心,还有他们的家人。”他发自内心地对病患的关怀备至,让病患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也就对他的医疗更具信心。有一名43岁的女病患便深受他的言行影响,死心塌地认定要接受他的治疗。当时,这名女病患到医院看诊后,确定是患上乳癌,心中方寸大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蹲下帮病人 感动其他人正在茫茫无头绪之际,她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,看到罗伟忠蹲着轻声细语地与一名病患讲话,而且没有顾忌旁人的眼光,帮坐在轮椅上的病患整理身上的管路。她被这一幕打动了,心想:“很少见到医生如此细心,不知道是否能让这名医生治疗。”罗伟忠说,这名女病患在其他科的医生诊断出患上乳癌后,正在不知所措之际,看到了他蹲下帮病人的这一幕。后来,在医院转介下,罗伟忠接手处理这名女病患的个案。女病患后来见到是他,铁定了心,全心全意地让他处理她的病情。处理女病患的病情长达两年,他仍不知道有过这幺一个温情故事,而且自己还是男主角。原来女病患曾向他人述说他蹲下来帮病患的事,而他辗转从其他医生口中得知,这才猛然想起。【Profile】41岁,来自砂拉越古晋,2002年毕业于台湾中国医药大学,过后在大学附设医院行医及修读血液及肿瘤两项专科。在台湾行医近10年后,于2011年11月在人才回流计划下回马,并在新山服务。由于他要全心投入于医药工作,所以他全面挂起球拍,放弃从小打到大的乓乓,也搁置大学毕业后兴起的摄影爱好。小小动作 影响极大“其实,肿瘤科医生更需要有爱心,用心去感受病人,耐心地跟病人慢慢地讲解。”他说,医生的一个小小动作及态度,往往对病人的影响很大。他认为照顾肿瘤科的病人,不只是照顾他们的病,也要照顾他们的心,减轻他们的压力,从而延长他们的生命力。“大部分肿瘤病人会治不好,但是我们在乎的是在治疗过程中,避免让病人有不舒服的感觉,要让他们放心地接受治疗。”他指出,肿瘤科医生会努力延长病人的生命,直到无法挽救,病人才被送到临终关怀照顾。最初想当兽医或许是小时候对小动物的宠爱,培养出罗伟忠的爱心天份。罗伟忠最初的志愿并不是当肿瘤科医生,而是要当一名兽医,因为他很喜欢照顾小动物。被讲师风采吸引每当有人问起他的志愿,他总会顺口回答要当兽医,没有想过当医生。他说,上高中后,他想到做兽医,倒不如做医生,因为他对人体结构有兴趣。不过,他在踏入台湾中国医药大学就读时,仍未确定要往哪一个医药领域发展。“在大学四五年级时,我发现肿瘤科及血液科的讲师很有气质,学问也好,深深被吸引。”当时,他确实是受讲师的风采吸引,但是他并未下定决心。 直到大学毕业,到医院受训时,因为接触多的关係,他有考虑过选修胸腔科。“可是,每次告诉人家,我想修读胸腔科时,心里总觉得不踏实。后来想了想,我应该是要修读血液及肿瘤科。”如今,他并没有后悔这项选择。虽然每天要面对死亡,但是在指导教授鼓励下,受过训练的他已能适应病人的离世。兄弟姐妹互相扶持读大学罗伟忠的父亲在古晋经营杂货店,家中的经济并非富裕,5个兄弟姐妹是在互相扶持下完成大学课程,因此亲情关係也非常密切。在家中排行第三的罗伟忠,在古晋中华第一中学以优异成绩毕业,家中也只有他一人当医生。“大哥读大学时由父母供学费。等到大姐也升上大学时,父母及大哥就负担她的学费。”他说,大哥和大姐毕业后,他还在读书,当中有7年在医学院,接着3年的一般内科和3年的肿瘤专科,学费由父母负担。他指出,四弟读大学时,大姐就负担四弟的学费;等到小弟进大学时,他就负担小弟的学费。“当时,我们也不是有特别指定安排,就很自然地互相负担彼此的大学学费。也因为如此,我们的感情很好。”大马私院赴台“猎人头”自2011年11月在人才回流计划下回国后,在新山行医的罗伟忠更常往返古晋的家乡探亲。原本他与担任家庭医学科医生的太太在台湾生活得很好,有一天大马一家私人专科医院的管理层到台湾找医生,探问他是否有意回国,这样才敲响他回国的念头。“我在台湾生活了10多年,完全没有想过回国。经这家医院询问,我才考虑是否要回国。”他说,由于父母已老,再加上指导教授鼓励他出外看看,不要局限在大学医院内,来自霹雳州太平的太太也没多大的意见,他和太太及儿子便回来了。花1年半申请专科执照罗伟忠的太太回国后,放弃继续行医,专心一意地照顾儿子及打理家庭。罗伟忠说,他打算回国时也没有考虑太多,心想给自己3年看看是否能适应,呆不下去的话,就返回台湾发展。在这期间,他曾面临申请专科医生执照的重重困难,一度令他感到沮丧,想要放弃在我国行医。“我曾经在申请过程中走了一半想要放弃,后来想到还年轻,继续熬下去,并给自己3年的时间。”从2011年回国直到2013年,花了一年半,他才拿到正式的专科医生执照。本地医院规模小就这样一呆就呆了6年,在这当中,他有得也有失。“得到的是离家乡近了,以前在台湾要一两年才见到父母一次,现在可以常常见到父母,一年见好几次。”失去的是舞台,他认为本地的医院规模较小,不及他在大学医院的设备及资源般完善。足不出户拼医学士在台湾寒窗苦读的13年中,尤其是在大学的前几年,罗伟忠几乎是足不出户,天天除了读书就是读书,很多旅游景点都未到过,因为他心中背负着重大的使命感。他说,他的大学生活近乎是每天读书,尽量把书读好,时间都花在读书。“在医学院里,每个学生都是台湾的天之骄子,他们个个都很聪明。我们出国读书,要很努力,不要丢国家的脸,我感觉自己就像背着一面国旗。”他指出,当时他除了寒假以及回国过年的假期,才会放下书本,没有读书。外科实习最辛苦他说,那时不知是否给自己太大的压力,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后悔,台湾有很多地方都没有到过。在医院实习时,那段日子对他而言最辛苦,尤其是在外科时。他说,他们整团同学几乎天天做到三更半夜,最高纪录是做到凌晨两三点。“辛苦是辛苦,但是,这是美好的回忆。”打乒乓 大学打出团体冠军小时候,父亲买了一张乒乓桌摆在家里,让罗伟忠五个兄弟姐妹读书写字做功课。他们人小鬼精灵,快快把功课做完就开台,在家中打起乒乓球,无形中培养了罗伟忠的兴趣,从小学打到大学都是校队代表,还拿到团体冠军。他说,在小学时,他打乒乓拿过古晋省第四名,这是个人最辉煌的成绩。“在大学时,我是校队代表之一,参加全台医学院杯,结果拿下团体冠军。”不过,在行医后,因为工作忙碌的关係,他就不再打乒乓了。学会拍照 感觉世界大不同除了曾经爱上打乒乓,罗伟忠也喜欢上摄影,那时是在大学毕业后,行医时的事。那时候,他拿着一台相机到处随便拍,拍着拍着就沉迷下去。“我发现拿着相机,在某个角落可以拍到不同的景像,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同。”他从初学的普通数码相机,再进一步接触单镜头反光相机,直到使用专业相机,还会买一些书来揣摩。但是摄影的爱好也和打乒乓一样,最终在工作忙录下,放下相机。现在与家人出游时,他偶尔才会拿出相机来拍一拍,让它“透透气”。尚在适应本地医疗环境平时放下忙碌的医务工作后,罗伟忠回到家就阅读医学方面的书本,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嗜好。他说,在台湾行医时,他除了发表医药论文,也有做医学研究,还要带领医学院的学生及照顾病人,工作很忙,但是生活很充实。“回国后,我只需专注于照顾病人,工作相较单纯。”他说,回到大马,工作环境不同了,医疗生态也不同。他指出,在台湾有健保计划,工作上的资源多,而且是团队工作,有不同科的医生合作负责个案。“在本地的私人医院,要考虑的就是医药费的问题。”即使回国已6年了,他还在适应本地的医疗环境。/谢邦孝.2017.05.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