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日记

出版社的份内工作就是出书吗?

出版社的份内工作就是出书吗?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月初有一趟香港行,认识了老字号的香港三联书店,我注意到的事情是香港三联这几年来,有一种业务所佔的营业规模持续增加,他们称之为非书业务的营业收入。

什幺是非书收入呢?以三联的例子,这可能包括讲习、训练课程、主题旅游团,以及针对商业公司的活动企画。

出版社经营非书业务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呢?那得看我们怎样定义出版社的「正业」是什幺了?

早期的出版业是印刷厂,同时还兼营书店;中期的出版社还会做批发中盘的生意;后期以后,出版社和印刷、销售等环节才开始分工独立。出书一直不是出版社唯一的正业。事实上到现在,也仍然有出版社经营印刷生意,而香港的出版社同业经营书店更是常态。

然而我想说的远远不只这些。出版的核心任务本来是传递讯息给公众,出书只是一种传递讯息的方法。但现在我们把方法当成目标,这在纸本时代还不算错,在数位时代,这却给我们带来了麻烦。

例如我们有了更好用的古哥地图,你还要坚持出版纸本地图吗?我们有了方便的食谱网站,你的家常料理一百道怎幺还会有读者?百科全书变成了网站,字典辞典变成了应用程式,旅游指南在社群论坛上发光发热,各种教学、工具书、资讯型图书的读者,纷纷转移使用习惯向线上内容靠拢。

因为数位化的内容使用起来更方便、更快速,甚至更便宜,它们常常看起来不像书,用起来不像书,但却实实在在地解决了过去读者需要仰赖纸书才能解决的问题。

这时候我们才会发现,纸书作为出版业的「正业」,似乎地基有点动摇。

纸书是出版业(过去)的解决办法,而不是出版业本身。执着在纸书这个形式上,我们就会丧失拥抱其他更有效率的解决办法的机会。

因为读者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买书的,我们不是因为书是用纸张印刷而买。我们需要的是内容,良好展现,容易阅读,便于行动,随手可得的内容。这些内容有的用来打发时间(消遣),有的用来提升知识技能,满足好奇;有的用来变化气质,刺激心灵……无论如何,内容与需求始终是读者选择的核心指标。

出版业应该用需求定义自己,而不应该用过去曾经非常完美的解决方案(纸本),来定义自己在新时代的行业属性。要不然,出版业的路会越走越窄,市场会越来越小,读者会日渐远离。

以三联的非书业务为例,如果你过去出版孙中山传记,现在你推出「跟着孙中山走过中国近代史」旅行团,从教育和学习的角度看,哪一种形式更有效,收穫更多,记忆更深刻呢?这种非书业务岂不是对读者想要了解孙中山,一种更有效的学习方式吗?

古人老早就拿这两件事做过对比,「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」。所以对学习而言,办旅行团在宗旨上,意义跟出书是一样的,而在效率上反而可能更胜过出书。编辑组织一个有学习意义的旅行团,和规画一本有学习意义的书,做的事也许相当不同,但作为一种学习的解决方案,这两种事在本质上却没什幺差别。

出版业不该是用出书来定义的行业,出版业应该是用内容解决读者需求的行业。

为了避免逻辑不好的同学误会,我得补充一下。不用出书来定义,并不意味着因此就不要出书了,不以出书定义只是不以出书为限制的意思,出版有各种形式的可能,出书是其中一种(目前最可预期的获利模式),却不是唯一的一种。

数位时代,一起和《老猫学数位PLUS》!►►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鼓励老猫陈颖青的出版研究,请给老猫出版侦查课粉丝团一个讚)